环保政策紧逼 在京涂料企业加快退出进程

2014-06-05 15:49:31 689

环保政策紧逼 在京涂料企业加快退出进程
5月16日,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简称“北京经信委”)主任张伯旭介绍,已确定今年重点调整退出的12个工业污染行业,涂料行业赫然在列。在5月之前的报道中,北京市提出重点清退7个行业,其中并不包含涂料。很明显,涂料行业是最近才被加入到重点清退的行业清单的。

今年内,这12个工业污染行业将合力“贡献”300家污染企业调整退出北京。这一调整退出污染行业的行动与北京大气污染防治的要求关系紧密。按照《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要求,2014年北京市计划调整退出300家污染企业。到2016年,工业领域要累计调整退出污染企业1200家,累计削减工业燃煤200万吨。

跟此前的计划相比,需调整退出的目标企业数并没有发生变化;然而,原计划完成的时间点是12月底,现在提前了2个月,到10月底。这意味着,留给这300家污染企业寻找新落脚点、收拾“包裹”的时间仅剩5个月。

毋庸置疑的是,300家污染企业中肯定包括涂料企业。北京经信委没有给出300家污染企业的具体名单,因此我们无法得知其中有多少家涂料企业以及都有哪些涂料企业。事实上北京市也没有制定外迁企业名单。北京将通过何种手段推进污染企业退京的实施?其中又经历了怎样的演进?在京的涂料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不容逃避的是,在环保压力下,北京留给涂料企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逼仄。

政策紧逼

事情还得由北京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说起。

近年来,北京雾霾天气屡屡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高企的关注度促使北京相关政府部门开始在大气污染防治方面“动真格”。2011年-2012年,北京市政府先后印发《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2011-2015年大气污染治理措施)》、《2012-2020年大气污染治理措施》等政策文件,强化空气污染防控工作。

在这些政策文件的指引下,2012年,北京经信委按照《部分工业行业淘汰落后生产工艺装备和产品指导目录(2010年本)》、《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结合北京产业情况,印发《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高污染工业行业调整、生产工艺和设备退出指导目录(第一批)》。该目录包括十多项涉及涂料的生产工艺和生产设备。

2013年,该目录“升级”为《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高污染工业行业调整、生产工艺和设备退出指导目录(2013年本)》。据介绍,“升级”后的目录增加了20项严于国家标准的内容,目录将一方面引导存量污染企业及早采取措施,主动实施调整转型或退出;一方面将为新上项目的审批、核准和备案提供一道“防火墙”。但有关涂料生产工艺与生产设备的部门没有发生改变。

2013年9月12日,被称为“国十条”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由国务院发布;几乎同时,北京市政府也发布了《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简称“《行动计划》”)。这成为了北京调整退出污染行业的措施进入实质实施阶段的标志。

《行动计划》要求整治小型污染企业,“对布局不合理、装备水平低、环保设施差的小型污染企业”实施综合整治,“到2016年底,累计调整退出建材、化工、铸造、家具制造等行业的小型污染企业1200家;集中整治镇村产业集聚区,到2017年,污染得到有效整治。”

实际上在《行动计划》出台之前北京已经在进行调整退出污染企业的工作。据报道,截止2013年9月底,北京市已调整退出污染企业184家。在行动计划出台后,北京市加快了速度,2013年调整退出的污染企业共计288家,“超额完成年度调整退出200家污染企业的任务目标”。

直至此时,涂料行业并没有明确出现在《行动计划》当中,288家调整退出的企业涉及建材、化工、家具、铸锻造等11个行业,而建材行业中被清退的主要是水泥企业。

根据《行动计划》的要求,2014年北京市计划调整退出300家污染企业。在4月之前出台的《北京市关于加快退出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工业企业的意见》,提出重点清退7个行业,包括小水泥、小造纸、小化工、小铸造、小印染、电镀及平板玻璃等。5月,重点清退目标行业扩容至12个,涂料加入其中。

而在时间上也进行了提速。如前文所述,原计划12月底完成调整退出300家污染企业的计划,现在提前到10月底。可以看出北京对于贯彻实施《行动计划》的迫切心理。如果2014年的任务顺利完成,北京将累计完成588家污染企业的调整退出任务,接近到2016年调整退出1200家污染企业的目标的50%。

对于北京正在推动的调整退出污染行业的行动,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牛凤瑞表示,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企业对北京来说,资源环境成本很高;根据首都的发展阶段和功能定位,“三高”企业转移是必然趋势。

如何退出

在实施调整退出污染企业的过程中,北京市采取了“软硬兼施”的策略——一方面带有政策的强制性,另一方面又体现出操作手法上的柔性。

张伯旭在5月16日举行的全市污染企业调整退出工作座谈会上表示,企业调整退出将主要通过拆除污染生产设备、对主要污染生产环节进行停产、变更工商营业执照、注销营业执照、迁出本市等方式,使企业不再具备落后产能生产的能力。

这些带有强制性的措施主要面向的是散、乱、差的中小型工业生产企业。张伯旭进一步表示,北京将定期公布工业行业调整、生产工艺和设备退出指导目录,对目录范围内的企业,相关部门不予审批扩大产能项目,不得提供新增授信支持,不再换发生产许可证、排污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对未按规定淘汰退出、被责令关闭的企业,限期办理工商注销登记;此外还将加大执法力度,严厉查处违法、违规、超标排放的污染企业,对整治无效的依法依规强制关停退出。

行政手段之外,经济手段也成为必不可少的补充。张伯旭指出,北京将制定更为严格的行业排放标准,执行新的排污费收费标准,加大对污染企业排污费征收力度。执行污染行业和污染企业差别电价、惩罚性电价、差别水价,提高污染企业的生产运营成本,推动污染企业加快调整退出。

但北京并没有制定一个具体的调整退出的企业清单。今年4月,曾有媒体报道“北京第一批外迁公司名单已确定,涉及化工、建材、铸造等门类的207家公司,目前名单已经通报给天津、河北等地。”这一传闻很快被北京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否认。

与此同时,北京颁布调整退出奖励政策来调动企业的积极性。据报道,北京市政府批准通过了《工业污染企业调整退出奖励资金管理办法》,简化了原“三高”(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企业退出的程序,也加大了奖励支持的力度。目前该管理办法暂未公布。

但对积极调整退出的工业企业的奖励已经“在路上”。今年2月27日,北京经信委发布《关于北京市2014年第一批调整退出工业企业奖励资金额度的公示》,公开了22家符合奖励条件的调整退出工业企业名单及奖励资金额度。公示表显示,这22家企业来自砖瓦、石材、纺织、造纸、建材等行业,拟奖励金额从50万元到300万元不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22家企业中包含两家涂料企业,分别是北京雪莲涂料厂和北京金隅涂料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北京金隅涂料”),拟奖励金额分别为150万元和100万元。

4月4日,北京经信委发布《关于北京市2014年第二批调整退出工业企业奖励资金额度的公示》,此次共有32家企业入围,但没有涂料企业出现。

据北京经信委节能环保产业处工作人员介绍,北京企业的退出和外迁工作都是由企业自主选择,经信委并没有对拟外迁的产业项目以及迁入地选择做规划,也没有限制哪些企业要调整退出、多少企业外迁以及项目的转移地点等。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此前北京经信委公布的两批调整退出工业企业,均为已经完成调整退出的企业,并不是拟调整产业项目。两批名单中涉及到的54家企业多数为退出企业,部分涉及到搬迁。

由此可见,前述北京经信委的两次公示主要是针对奖励金额度进行的。目前两次公示的期限已过,但最终确定的奖励金额度结果尚未见公布。

退往何处

退出似乎已经是单选题的必选项,而退往何处则是一个开放性的不定选择题,有多个选项可供参考——但并不代表就是容易的选择。

根据相关报道的介绍,目前北京的工业企业已在河北固安、天津宝坻、内蒙古乌兰察布等多个周边城市展开了产业对接。另有报道介绍,4月16日,央企北京新兴际华集团下属子公司、位于丰台的北京凌云建材化工有限公司正式落户河北武安,成为北京首个外迁的央企企业。而上述这些城市大多分布在北京的周边。

进入北京市2014年第一批调整退出工业企业奖励金鼓励公示名单的北京金隅涂料则选择了紧靠北京河北大厂。金隅股份(北京金隅涂料母公司)董事会秘书吴向勇表示,公司原本位于北京的涂料生产线两三年前就已经搬到河北大厂工业园区;另外该公司的玻璃棉生产线、矿棉吸声板生产线以及加气混凝土生产线都已经搬到了河北的大厂工业园区,“这些产业的调整都是公司主动进行的。”

金隅股份近些年一直在做产业的更新与调整,这两年已经陆陆续续地完成了北京城区企业的搬迁调整工作。吴向勇介绍说,由于北京目前的环保压力比较大,因此工业企业必须要进行搬迁调整以及工装上的改进与更新,为积极落实政府2013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去年该公司主动停产退出金隅顺发和金隅平谷两家水泥生产企业。

吴向勇还表示,金隅股份所进行的产业调整并不是因应此轮北京调整退出污染企业而开展的,而是赶上了“好时机”——金隅股份其实早就开始了产业转移的计划。他指出,产业转移涉及到很多周期性问题,比如原本企业员工的转移与调整,生产线的搬迁必须要进行一系列的规划,拟外迁地区还要进行项目审批、环评立项等工作;职工的调整

联系我们